美国退出TPP 意味着对中国是一个重大利好?

更新时间:2017-01-29 10:36:22 文章来源:虎视网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数:0
 

 美国总统特朗普没有按照承诺在就任总统的第一天宣布退出TPP,而是在他的第二个工作日下达行政命令取消了2015年下半年由亚太12个国家共同签署的TPP。

正如外界所知,TPP不仅是一项经贸协议,而且具有强烈的地缘政治和国际领导权之争的色彩。

它旨在构建亚太区域高标准的自由贸易体系,以保证美国继续在亚太发挥领导作用,左右贸易规则的制订,从而遏制中国潜在的经济扩张主义。

这一计划受到地区中坚的欢迎。新加坡、日本、越南都是它的积极拥趸者,并力促该协议在2015年结束前缔结完成。

当美国新一届政府推翻它的前任的这一协定时,是否意味着它对中国是一个重大利好?中国该不该为此欢呼?

 

 

别高兴得太早。

特朗普骨子里反对的并非自由贸易,而是在推进自由贸易的同时,将美国自身利益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

他的这种转向带有鲜明的个人风格特征:他首先是个商人,而且经常以离经叛道著称,他希望打破以往政府的惯例,用更多生意人的计算和谋略运用到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往来中,以获取最大利益。

他在推翻TPP的同时,声称将寻求以签订双边贸易协定的方式取代多边贸易安排,以便主导协议,并伸缩自如——比如说可以在违背自身利益的情况下撕毁合同,而不必看别国脸色。

也即是说,在退出TPP的时候,它的政府就想好了,绕过多边贸易安排,更多地推动双边自贸协定,以更好地实现美国第一的目标。

第二,美国新政府将改变前任政府将俄罗斯视为头号潜在敌人的做法,而将中国视为最大潜在对手。其中,寻求对华贸易优势,捍卫美国本土就业,是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核心目标。中美围绕经贸问题的交锋才刚刚展开。南海问题是其中焦点之一。

美国执着于介入南海问题的动因是,阻止中国崛起向地缘政治和国际关系延伸,划分势力范围,寻求主导地区和世界秩序,包括经济秩序,并建立海上霸权。南海问题不过是为双方提供了就此问题进行博弈的舞台。

特朗普刚刚就任,白宫和国务院就都表明了要比前任更强力介入南海的立场。国务卿蒂勒森甚至指出要阻止中国进入南海相关海域。有专家指出,这将带来危险局面。特朗普政府何尝不知道这些。只是险中求胜,是外交对抗和博弈的重要策略之一。

可以认为,美国新政府是要将南海问题纳入其整体对华战略的一环,藉此既可有效整合东亚盟国和伙伴的力量,又能通过施压促使中国重新排列手中的各种牌,以实现其关切的利益,比如贸易。

第三,人们注意到特朗普的就职演说丝毫没有提及自由民主,似乎对此不关心,只关注实利。实利优先可能是特朗普政府前期施政的特点,但决不能说它对价值观无动于衷。

在他的演说里提到,我们不谋求把我们的生活方式强加于人,而是让它成为所有人仿效的闪亮发光——我们将闪亮发光——的榜样。

结合它在竞选中提出要“以实力促和平”来看。特朗普政府至少在它的第一任期将“战略上重整美国实力,战术上注重商业主义”贯穿到它的对外政策中,即在大力加强美国实力的基础上,寻求以商业性方式和技巧处理对外关系,包括对华关系。

这就涉及到第四个问题。特朗普政府必须寻求替代方案,以弥补退出TPP所形成的某种真空和缺憾。

打破某件东西,就要重建另一件东西。它必须要重新定义美国在亚太的角色,重新定义国际关系。

如同我在之前说到的,美国对外战略将大转型,从遏制俄罗斯为主,转向以遏制中国为主,与中国展开实力上的战略竞争,并继续维系长久以来的建设性接触政策和密切的经贸往来,两者是并行不悖的。

在亚太,它将寻求在不太损耗美国实力的情况下,利用亚太均势构建对华牵制及遏制体系,以使美国处于更超然的地位。

但有些东西必不可少,它将向亚太如期投入更多的外交、政治和军事资源,以确保中国不能形成主导性地位。

它并非是对价值观分歧漠不关心,而是更具策略性。不再浪费时间于无效的争论,但积极通过榜样的力量作出示范——在互联网时代这种影响已经超越了国界的限制,变得势不可挡,也无法从公众的观念世界里抹去。

它更信奉实力,更信奉博弈,而不再毫无意义地夸夸其谈——就像奥巴马政府多数时候做过的那样。

由此而论,对中国而言,特朗普政府将比奥巴马政府更难应付,可能在某些方面更要命。


关于本站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14-2016 虎视网 www.hushinm.com 版权所有 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来信告知

本站投放广告和友情链接交换联系QQ:1040529086

蒙ICP备130009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