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虎视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网贴翻译 > 英国网评:数字时代的竞争 如何驯服科技巨头

英国网评:数字时代的竞争 如何驯服科技巨头

数字时代

 

不久前,在西方大型科技公司担任总裁是梦想的职业。这些公司吸引了亿万美元资金,同时赢得了喝彩:谷歌、脸书、亚马逊等公司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而如今被批评为BAADD:规模大、反竞争、使人上瘾、破坏民主。监管部门对它们处以罚款,政客对他们进行盘问,曾经的支持者警告它们的力量会产生危害。

这波“科技抵制”浪潮在很大程度上是错误的。大企业必然是邪恶的,这种臆断显然是错误的。世界最有价值的上市公司苹果值得钦佩,原因很简单:它在激烈竞争中生产出消费者所喜爱的产品。假如产品供应商的规模小,许多在线服务会变得糟糕。尚无充分证据表明智能手机与不幸福之间存在联系,假新闻并非网络所独有。

然而,大型科技平台的确使人们对公平竞争感到担忧,尤其是脸书、谷歌、亚马逊。一个原因是它们时常从法律免责中获益。与出版商不同的是,脸书、谷歌很少为用户在平台上的行为负责,多年来亚马逊买家从不支付销售税。巨头不只是参与市场竞争,而且逐渐演变为市场,为大部分数字经济提供基础设施(或“平台”)。许多服务看似免费,但用户以泄漏个人数据为“代价”。巨头已足够强大,但巨额市值表明投资者期待它们的规模在未来十年达到现有的2-3倍。

所以人们有理由担心,科技巨头将利用强大的力量来保护和强化主导地位,使消费者受到损害。决策者感到棘手的是既要约束它们,又不能过度遏制创新。

不太严酷的考验

这些平台有这样的主导地位,原因是从“网络效应”中获益。规模产生规模:按照亚马逊的说法,吸引的卖家越多,前来购物的买家就越多,继续吸引更多的卖家,循环不息。据估计亚马逊在美国占有40%以上的网购份额。脸书的月度活跃用户超过20亿,在传媒业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企业离不开谷歌,有些国家超过90%的网页搜索由谷歌处理。脸书和谷歌控制着美国三分之二的网络广告收入。

美国反垄断官员使科技巨头获得“疑点利益”。他们调查消费者利益受损,而如果价格下跌、提供“免费”服务,指控就难以成立。企业强调以弱胜强的创业公司比比皆是,它们依靠某项新科技就可能打败巨头,例如区块链。在谷歌和脸书之前,Alta Vista和MySpace是业内佼佼者,现在谁还记得它们?

然而,市场的进入壁垒正在提高。脸书不仅拥有世界最大的个人数据库,也掌握着最大的“社交图谱”,即用户名单及其相互关系。亚马逊掌握的定价信息比任何一家公司都多。它们利用语音助理进一步控制人们的网络体验,例如:亚马逊Alexa和谷歌Assistant。中国的科技企业有实力参与竞争,但不打算无拘无束的赢得西方消费者。

如果这种趋势发展下去,科技产业的活力将会下降,使消费者受损。创业公司获得的资金会减少,巨头买断大部分好的创意,以各种途径抢走利润。

初步迹象已经显现。欧盟指责谷歌利用安卓移动操作系统偏袒自家应用程序。脸书一直在收购早晚抢走用户的企业:先后收购了Instagram、WhatsApp,以及最近的tbh,青少年使用这款应用匿名赞美对方。亚马逊的整体竞争实力仍在提升,但正如食品杂货和电视领域所看到的,亚马逊也会遭遇竞争对手,并将它们挤出市场。

对抗疗法

怎么破?以往解决垄断的方式是分拆,例如1911年的标准石油公司;或把它们当作公用事业来监管,例如1913年的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如今两种方式都有很大缺陷,监管公用事业的传统工具已经很难派上用场,例如:价格管制、制定利润上限,因为现在大部分产品是免费的,停止投资和创新会付出巨大代价。同样地,完全分拆会削弱平台的规模经济,使它们提供的消费服务变得糟糕。而且就算分拆,下一个谷歌或脸书可能早就所向披靡,因为残酷的“网络效应”逻辑会再次发挥作用。

由于缺少简单的解决方案,政客提不出简单口号,但反垄断官员并非无能为力。为了明智地驯服巨头,两大理念转变有很长的路要走。首先,利用好现行的竞争法规,反垄断官员应当审查并购,权衡这些交易能否抵消长期隐患,即使收购目标很小。这种审查能阻止脸书收购Instagram,谷歌收购Waze(研发导航软件)。为确保平台不偏袒自家产品,可设立监督组织审议竞争对手的投诉,有点像2001年微软反垄断案设立的独立“技术委员会”。平台对内容免责的弊端必须得到解决。

其次,反垄断官员要重新思考科技市场的运行规律。经济学家和监管部门讨论越来越多的一个关键点是,个人数据是消费者购买服务所支付的货币。由此可见,科技巨头用产品换取有价值的信息,包括用户的行为、朋友、购物习惯。正如19世纪美国制定了复杂的知识产权法,如今需要新的法规来管理数据的交换和所有权,旨在赋予个人实质性权利。

实质上,这意味着人们对自己的信息有更大控制权。如果用户提出这种要求,企业应向其他公司提供实时的关键数据,目前欧洲银行被要求这样处理账户信息。监管部门可强制要求平台公司向竞争对手提供海量的匿名数据,并收取一定费用,有点类似专利的强制许可。这种数据共享可根据公司规模进行调整:平台越大,共享的数据越多。这些机制避免巨头囤积数据来遏制竞争,而是让用户共享数据来促进创新。

这一切不会轻而易举,但能驯服巨头,而不破坏它们带来的益处。用户会发现更容易切换各家提供的服务,创业公司能获取大企业掌握的部分数据,从而更好的发展而不被吞并。未来几十年,股东无法再获得垄断利润。

郑重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出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文仅供参考,盲目相信,风险自担。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或内容。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分享至: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