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印度人文 > 又一部现象级印度电影登陆中国 它就是“护垫侠”

又一部现象级印度电影登陆中国 它就是“护垫侠”

又一部现象级印度电影登陆中国,它的名字是《护垫侠》,哦,sorry,上映的中文译名是《印度合伙人》,感觉是黄教主的合伙人系列?

其实并不是,这部关于印度女性大姨妈的电影,它的英文名字是PadMan,Pad直译“卫生垫”,比照好莱坞的各种Man,该片曾在互联网上被网友亲切翻译为《护垫侠》。

这部电影今年2月在印度国内上映时电影就引发热议,并直接导致今年7月印度免除进口卫生巾的关税。

今年6月,在印度大片《厕所英雄》登陆国内院线时,就传闻《护垫侠》将于9月登陆,成为2018年在中国上映的第7部印度电影。

兜兜转转几个月过去,在2018年即将翻篇之际,当《护垫侠》定名成为《印度合伙人》后,这位印度“卫生垫先生”终于来到中国了!

 

印度电影

 

真人真事

印度“卫生垫先生”改编自真人真事,主人公原型是印度企业家阿鲁纳恰拉姆(Arunachalam Muruganantham),他发明了低成本的卫生巾生产机,被誉为印度农村妇女经期卫生观念的变革之父。

电影中呈现的就是印度女性面临的现状:“在印度农村,妇女使用树叶、脏布甚至土灰”,一些女性缺乏卫生常识,因为卫生巾价格高昂、难以负担而不得不使用旧衣服、布条、沙粒或叶片等不卫生物质作为替代品,这很可能引发生殖系统疾病,增高感染和患病风险,甚至导致孕妇死亡。

有女性权益保护组织估算,印度约80%的女性无法使用卫生巾。

由于没有卫生用品,加上学校缺少卫生间,不少女生经期无法上学,这成为印度女童辍学的主要因素之一。

阿鲁纳恰拉姆的发明得到了印度政府和联合国的好评。

他将自己的专例和技术无私提供给印度妇女,为当地农村女性创造了更多的就业空间,让女性拥有平等的人权和社会价值。

作为一名女性健康的倡导者,他更是一位家喻户晓的平民英雄。

印度卫生巾的进口税是这一话题另一个关注点。

此前,印度政府把印度卫生巾的进口税率设为12%,等于把卫生巾归入奢侈品。

为了降低卫生巾关税,印度民众和多家权益保护团体发起请愿、四处奔走。

他们认为,卫生巾和避孕套同样属于生活必需品,关税应为零。

议员苏什米塔·德夫在网上发起请愿,呼吁政府减免卫生巾关税,征得超过40万个签名。

今年7月21日,印度政府宣布取消卫生巾进口关税,不再征收12%进口关税。

相关团体表示,印度82%的女性无法使用卫生巾,免税举措可谓“重大利好”。

印度政府取消卫生巾关税的消息是“属于每一个人的巨大胜利”。

印度新闻网站这样评论称:“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家,只有当一个宝莱坞明星把故事搬上银幕时,公民运动才会得到认可……多亏阿鲁纳恰拉姆,他被誉为穿着闪亮盔甲的骑士,他拯救了为卫生巾纳税的印度妇女。”

妇女之友

从《厕所英雄》到今天的护垫先生,两部片中的好男人是同一人扮演的——宝莱坞一线明星阿克谢·库尔玛,他也因此被众多影迷戏称为“妇女之友”。

《厕所英雄》是主演阿克谢·库尔玛第一部被引进中国的作品,不过他和中国的缘分,很早之前就已埋下。

2009年,库尔玛曾主演了一部以主打中国元素的喜剧动作片《月光集市到中国》。

他的另一部作品《偶滴神啊》也俘获了无数中国观众的心,豆瓣得分高达8.4分。

长相喜感的库尔玛是天生表演喜剧的好料子,但他却是以动作明星的身份出道,职业生涯的早期,他出演的基本都是动作片。

从90年代起就活跃于宝莱坞的他,已经出演了超过100多部印地语影片,堪称印度电影界的劳模。

库尔玛在印度还有一个更响亮的称号:“印度成龙”,这与他在动作片中亲力亲为、参与各种特技特效表演有关。

库尔玛曾先后在香港和曼谷学习过功夫、跆拳道和空手道,并获得了空手道黑带六级。

生活中的库尔玛是一对儿女的父亲,他与妻子恩爱有加,并保护他们远离公众视线,希望给他们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

今年初,当PadMan在印度国内上映后,库玛尔也加入一个宣传经期卫生的团体,倡导更多女性使用卫生巾。

好演员、好丈夫、好父亲,这就是“妇女之友”阿克谢·库尔玛。

现实题材

从2017年的《摔跤吧!爸爸》之后,探讨教育课题的《起跑线》、描述印度女生歌星梦的《神秘巨星》,到今年的《厕所英雄》、《老爸102岁》,印度电影在中国掀起一波又一波热潮。

从近年国内引进的印度电影来看,批判现实主义影片几乎占了引进片比例的绝大多数,给国人造成的印象就是:原来印度电影这么敢说敢做,已经甩华语片好几条街了!

这些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是不是代表着印度电影的现状?很多中国人都有这个困惑。

笔者在北京东单的内务部街参加的蓬蒿读书会上,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

近年来的印度现实题材作品确实佳作连连,伴随着中印文化交流的不断加强,优秀的印度当代电影作品更多呈现在了我们面前,但这并不是印度电影的主流,而只是其电影工业中的一小部分。

作为世界电影第一大生产国,印度每年上千部电影制作中,主流依然是传统宝莱坞歌舞片,市场也是以印度国内民众为主。

随着新一代印度电影在全球上映,印度电影的国际影响力不断拓展,但实际上在很多地方的观众群依然是当地的印度裔社群。

所谓女权

这部电影对于印度的影响力固然存在,但电影带给我们更多触动的是印度女性的生存现实。

电影中的多段经典台词令人难忘:

“对女人来说,耻辱才是最大的疾病,生病死了都比难堪活着要好!”

对于这样的台词,我们有着太多的印度新闻用来备注。

连篇累牍的有关印度性侵犯案例的报道,背后无一不是对于女性的压抑、歧视与伤害。

虽然说外界媒体选择性报道存在很大的误导因素,但新闻背后的当代印度女性生存现状依然不容乐观。

本片借助卫生护垫这一视角,揭开印度社会全貌,这种以小见大的表现手法在印度的银幕上屡见不鲜,更是屡试不爽。

电影中有这样的台词:“权势之人、强壮之人不会让国家变强,女性强大、母亲强大、姐妹们强大后,国家才会强”。

如此正能量满满的话语即使有口号之嫌,但却和电影主题无比契合,令观众毫无违和感。

这样的细节,在电影中也比比皆是。

关于55卢比的购买力,其实印度的小卖店里也是有卫生巾的,但是一包要55卢比,虽然折合人民币才5块钱左右,但依照当地的经济条件和消费水平来看,印度妇女每月都用上几包的话,温饱都会成为难题。

卫生护垫的消费颇高,不是普通家庭可以承受的。

阿鲁纳恰拉姆和印度电影人的努力不仅使得成千上万的女性在经济和人格上获得独立。

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打破了所谓“禁忌”对女性的束缚:女性可以大胆地要求为自己的健康负责,女性可以不必因为来例假而无谓地羞耻,而遮遮掩掩甚至于被迫禁绝于公共场合,所有为了女性的健康和幸福而努力的男性,无论他们是从事妇产科还是卫生巾行业,都不必因为性别而为人诟病。

这些观念的改变对于一个传统而守旧的大国,重要性不言而喻。

每当我们在黑暗的影院中为印度电影或流泪,或喝彩时,我们关照的其实是我们的内心与自身的世界:

2019年要来了,这个世界会好吗?

郑重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出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文仅供参考,盲目相信,风险自担。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或内容。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分享至: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