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虎视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印度新闻 > 印度人心中最美之地斯里那加为何深受垃圾困扰?

印度人心中最美之地斯里那加为何深受垃圾困扰?

斯里那加(Srinagar)是喜马拉雅山区查谟和克什米尔(Jammu and Kashmir)的夏季首府,被广阔的湖泊和湿地环绕。

不幸的是,尽管水资源丰富,人口增长和废弃物管理不善导致了严峻的环境问题,这个美丽的城市亟需全面的废弃物管理战略。

近年来,斯利那加在人口猛增,面积也迅速扩展——这座城市被列为世界上发展速度最快的100个城市之一。

根据2011年的人口普查,斯利那加大都会地区有170万人口,克什米尔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从1901年到2011年,斯利那加人口增长了11倍,面积增加了22倍。

人口和地域的发展压力加上不完善的管理措施,使得垃圾无限度倾倒、污染了城市水源,并威胁着该地区的旅游业。

 

斯里那加

 

不完善的垃圾收集系统

最大的问题是城市垃圾收集系统的不完善。

根据斯里那加市政公司(SMC,Srinagar Municipal Corporation)的正式记录,这个城市每天总共产生450公吨垃圾, 其中62%是有机垃圾,其余为无机物,其中约7%是塑料垃圾。

SMC表示,由于游客增多,该城市在夏季会产生更多垃圾。

据SMC称,只有30%的家庭存放垃圾,其余的家庭则将垃圾丢弃在公共垃圾桶或开放倾倒点。

根据官方文件,全市有超过520个开放的倾倒点。

虽然SMC有家庭垃圾收集服务,但根据2017年12月非政府组织绿色克什米尔的综合报告,城市垃圾收集不能覆盖城市的所有范围。

“一些居民区的居民报告说他们从未享受垃圾收集服务,这些地区的家庭倾向于在其社区内的社区临时垃圾场进行垃圾处理,在没有临时垃圾场的地区,废弃物通常会被烧毁或倾倒在任何便利和无人看管的地方。”

该报告指出,该市也不要求家庭从源头上进行垃圾分类,以获取可回收的材料。

另外,“收集服务通常每周两次,但居民们反映这种服务并非常规。”然而,SMC表示,最近情况有所改善,其收集效率“提高了90%”。

泄漏的垃圾填埋场

收集到的固体废弃物被带到斯利那加城市西北部阿亨的唯一垃圾填埋场,然而,垃圾并未得到妥善处理。

SMC已经在现场安装了机械分离器来分类废弃物,然而,由于电力和人力短缺,这种设备仅能处理100至150吨废弃物中的三分之一。

“我们正在研究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方法之一是将废弃物处理外包出去。”SMC如是说。

将废弃物分离后,SMC计划将得到的可用于堆肥的有机垃圾和垃圾衍生的燃料出售给该地区的农业部门和水泥厂业主,剩余的废弃物直接进入垃圾填埋场。

SMC表示已经在垃圾填埋场上加了一层覆盖物,以防止渗滤液进入地下。

然而,一位在SMC工作过的高级工程师表示,渗滤液处理厂运行不正常,并且容量远远低于所需的水平。

这意味着未经处理的废弃物能够渗入湖泊和地下水,污染斯利那加的主要水源。

法令干预下的行动

斯利那加的废弃物问题非常严重,印度最高环境法庭国家绿色法庭不得不进行干预。

自2013年起,法院向查谟和克什米尔邦政府发出了多项命令,要求它将阿亨垃圾填埋场的斯利那加垃圾转化为能源。

相关资料显示,这些垃圾对居住在该地区的近8万人造成了严重的健康危害,并对整个地区造成了环境威胁。

SMC计划在不久的将来解决这个问题。

该市正在向城市中的各个商会征集废弃物收集承运商,在整个城市做垃圾的分类收集,并让非政府组织确保这一收集服务能够达到100%的门到门收集。

“我们计划完全处理掉过去20年来堆积在阿亨垃圾填埋场的所有垃圾,部分由SMC预算覆盖,部分是交给企业,通过适当的环境影响评估后的企业社会责任的方式来处理。”

SMC表示,他们还计划在整个城市设置单独的垃圾处理设施,并要求酒店安装自己的垃圾处理厂,以此来分散固体垃圾处理设施。

SMC甚至想到在游乐园等公共场所放置小型制粪机,将垃圾转化为肥料。

污染

然而,面对斯利那加日益增长的水体污染,这些解决方案似乎微乎其微。

最为著名的达尔湖(Dal Lake)也难以幸免,该湖周边有大量垃圾堆积,包括屠宰的动物内脏在内的垃圾被倾倒入达尔湖中。

达尔湖上的渡轮船夫表示,他们必须避开污染最严重的地点:“如果我们靠近那些看起来像垃圾堆场的地方,没有人会想再想到湖上来。”

当地非政府组织Nageen湖泊保护组织主席Manzoor Wangnoo说:“大部分对水体的破坏都是由液体和固体废弃物污染引起的。”他补充说,安查尔湖(Anchar Lake)已经因污染而彻底遭到破坏。

另一个曾经连接达尔湖和安查尔湖的水体Khushhal Sar,曾经支持着生活多样性和数百个家庭的生计,现在也由于大面积的污染和土地侵蚀而濒临崩溃。

周边的居民说,来自城市50%左右的塑料和污水等废弃物最终被排放到在Khushal Sar。

Wangnoo认为,将强大的政治意愿、人们的参与、以及知名废弃物管理咨询机构的技术支持结合起来,有助于改善克什米尔水体和固体废弃物污染对自然遗产和旅游业造成的严重威胁。

拾荒者

除了从斯利那加市街头收集塑料和其他可再利用的垃圾,拾荒者还在SMC的垃圾填埋场筛选垃圾,他们还从家庭购买可回收废弃物,然后将其出售给废品经销商。

斯利那加设立了100多家企业来处理塑料、橡胶,纸板和铁铝等金属废料。收集的废料被运往克什米尔外的回收商店。

绿色克什米尔报告称,许多拾荒者来自社会最贫穷的阶层,他们靠收集来自全国各地的家庭和企业的可回收废弃物谋生。

这一系统为城市最贫穷的人提供了重要的生存环境,并具有社会经济功能。

“当每个人都在睡觉时,我醒来开始收集废料。我们经常被狗追赶,因为狗大多停留在垃圾堆周围。”

一位来自西孟加拉邦的拾荒者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他每天从废料收集中大约能获得500卢比的收入。

绿色克什米尔报告指出,这种非正式的回收系统在市政府支持很少或没有的情况下运行,并且替代满足了市政复杂的废弃物收集、隔离和运输基础设施的需求。

由于非正规的回收部门提供了重要的公共服务,报告建议市政府支持其经济可行性,并为该部门雇用的大量临时工提供更大的财务支持。

“激励拾荒者前往目前未覆盖的社区。市政当局需要确定目前收集的确切范围,以了解覆盖面的差距,”绿色克什米尔报告建议。

流浪狗的威胁

过去几年来,一个相关的威胁一直影响着克什米尔社会。

废弃物堆积在斯利那加的街道上,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流浪狗。

频繁发生的流浪狗咬人事件已为斯利那加居民带来了严重的医疗和公共卫生问题。

根据今年年初查谟和克什米尔政府卫生部提供的统计数据,2017年仅斯利那加SMHS医院(Shri Maharaja Hari Sigh)的狂犬病诊所就记录了多达5,060例的相关病例。

卫生部进一步透露,从2012年到2017年,斯利那加有30,711人被狗咬伤。

“十岁以下的儿童是狗群攻击的高危人群,儿童焦虑症惊人增加,这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儿童的质量和克什米尔人口的生活。”

最近一篇关于斯利那加狗咬伤的研究报告指出,在斯利那加,2010年4月至2013年5月期间有8人死于狂犬病。

斯利那加的垃圾问题给当地居民造成了直接或间接的伤害,不仅污染了水体、破坏了自然景观,从而导致旅游贸易深受影响,更是直接危害了居民的身心健康。

无论如何,这一问题都亟待解决。

来源:虎视探秘 www.hushinm.com,欢迎分享,(QQ/微信:1040529086)
 

相关推荐:

泰姬陵可以说是整个印度知名度最高的古迹

去印度前掌握这些姿势 就不用担心三观崩塌得太快

印度的忌讳和习俗禁忌 印度风土人情是怎样的?

郑重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出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文仅供参考,盲目相信,风险自担。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或内容。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分享至:

精彩推荐